资本热、A股潮,2016年留学公司哪家强?

2019-08-27 09:52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留学到底是什么行业?是教育行业?是服务行业?是咨询行业?是混合体?终于我想明白了——留学,是教育行业。

记得在写稿之前的一天,跟一位朋友在谈这个问题,她说,她认为留学是服务行业。我明白她的意思,留学的服务思维,服务意识太重要了。但是我说:如果你把留学当成是教育了,你还认为服务是问题吗?

感谢一位我在留学圈最敬重的前辈,让我想明白了这个点。尤其是跟我一样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同仁。你们跟我一样都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么如果让你的孩子选择留学服务,你会让你自己的孩子享受什么样的服务呢?这里不是大公司,小公司的选择,就是单纯的服务的选择。那么你想让你的孩子享受什么服务,那么你就去做什么,这就对了。

回归了本质,返璞归真。

资本,是2016年留学行业的重要关键词。资本让很多人迷失,让很多公司迷失。可以说资本一面是天使,一面是恶魔。2016年留学圈关于资本身影最大的事情,莫过于新通和启德的上市动作。

一方面教育行业的热度,另一方面国家政策方面的影响,让身处教育行业的留学行业开始主动或者被动地在寻求资本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助推力。16年,整体投资环境越来越理性。靠讲一个故事,很难打动投资人。尤其是留学这个小品类市场。主流投资人已经很难再投一个留学初创公司初创公司了。资本这块我本人不是专家,只是从我作为一个多年的从业者的角度去谈我观察到的现象。

1、留学平台基本转型。现在还在做留学平台的,基本上都是外来户。外来户的投资人都是非主流投资人。

2、K12公司频频出手,希望用留学来填补自身产品线。其中好未来第一个下手,精锐随后跟进,后面学大等也在考察可被并购的留学公司。在这里我想多说一句,这部分的变化,会让留学市场,尤其是高中和本科市场的竞争更加白热化。

3、泛教育领域的公司因为转型诉求,也在密切地关注留学公司的动向。这里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立思辰。

4、现在资本更加倾向于投那些有线下业务且盈利能力很好的公司。毕竟留学这个业务很重,没有线下,就犹如没有根基的大厦,倾覆就是一瞬间。16年最好看的应该是ACG的资本之路了,在市场真空期,迅速的依靠资本的力量抢占了市场的真空部分。但是说实话我并不看好还会出现类似的案例,一个仅有5万人的市场,天花板太低。这种机遇可遇而不可求。

留学虽然是小品类,但是对于社会上传播能力最强的那部分群体的影响巨大,并且这部分群体也是教育领域里最具有消费潜力的群体。所以吸引了本不该有的注意,在一段时间内让很多从业者产生了很多不理性的浮躁心态。

既然资本主要关注线下的主流公司,那2016年线下的主流公司都过得怎样了呢?

启德

理念和方向都很好,最早着手留学服务产品化的公司。他们在方向和策略上一直领先同行至少一个段位。虽然方向是对的,但是具体执行层面将是启德最大的考验。启德最大的优势是人员储备和梯队建设,但是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到,如何留住自己培养出来的业务精英会成为启德需要面对的巨大挑战。当然启德目前最大的对手应该是自己,市场瞬息变化,自己能否一直保证自己朝着正确方向跑并不减速,这全取决于自己。

前途

这是家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司,一出生就注定要在市场上有所作为。最近这几年以摧枯拉朽的架势崛起。15-16这两年都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长。但是迅速做大,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多多。虽然在外界看来前途想先做大,后做强。

做强,比做大更难,并且做强不是想做就能做,牵扯到太多的内部协调:如服务管理节点的加强,新产品的孵化,不同部门间的利益再协调。在现在的态势下,虽然前途已经在第一集团稳稳的站住脚了,但学校的流量红利已经很难再支撑起前途未来飞速发展的目标。在繁荣的下面依然危机四伏。

金吉列

16年的金吉列,上半年的关键词是反腐,下半年的关键词是增长乏力。这很说明这家巨头在16年所面对的空前危机。在15年之前的日子里,金吉列是以对员工(顾问)工作积极性的调动和管理,以及大开大合的市场策略让金吉列一直稳居行业前两位。但是这些原有的优势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越来越不适应,不但没有办法创造像以前一样的辉煌,反倒限制了发展的手脚。

虽然在16年金吉列成立了两家公司:大学长和大学通,但是对金吉列的价值还有待观察。16年金吉列已经退居市场老三,未来挑战巨大,因为这一掉队很有可能再也跟不上了。

新通

新通的留学一直在整体集团营收占比中下降,整体营收其实不比以上几家差。但就留学来说已经被上述几家甩开。这家总部坐落在杭州的公司,是浙江省内留学毫无争议的第一。但杭州远离留学行业的中心北京太远,对优质人才的吸引一直是个问题。同时团队在意识上与领头羊存在差距。

未来新通如何在自己优势区域守住市场将面临巨大挑战,毕竟竞争对手对新通固有优势区域早就虎视眈眈。其他区域如何吸引人才加入并带动分公司发展,总部如何提高并带动公司意识变化以及防止人员流失都将成为未来新通的挑战。

天道

以美国业务为主,尤其是美研业务,市场占有率第一。但是自身品牌形象过于固化,在其他国别业务上一直难以建树。当然就是连同属美国业务的美本都开展得不好。在16年前途美研业务干到了2.1亿的大背景下,自己的王牌业务被挤压。在未来天道一方面如何提高自己的分公司管理能力,进一步下沉业务。另一方面内部打开思路,重点布局非美研业务。但是这两方面的工作都无比艰巨。

啄木鸟

其实有些方面跟天道一样,公司品牌形象过于固化在美本这块,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公司的发展。在15年实现了公司营收大幅飞跃之后的16年增长乏力,与预期差距很大。外部环境上,启德的PO和藤门这类公司的产品,大幅抢占了啄木鸟的固有客户群体。这是16年,乃至17年啄木鸟将要面对的巨大危机。如何加强自己内部的管理能力,并且在产品上进行分层,用现有产品带动其他产品将是未来将要解决的问题。

ACG

这家在16年赚取了巨大眼球的艺术留学公司,从业绩上看,绝对是一股清流。前面我们也提到这家公司依靠资本的力量,迅速抢占了艺术留学的市场真空。经历了16年空前绝后的增长之后,17年不得不面对市场天花板的问题。同时内部想拓展移民、艺术培训等市场领域的想法,可能会由于客户群体不重复,产品模式差距巨大等因素导致实施难度极大。那么17年的增长可能会非常不确定。

好了,我心目中应该被评价的具有代表性的典型公司都在这里。PS:有人说澳际在哪里?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就不认为澳际是Top5了,我列出的前五位才是真正的Top5。这里没有对澳际不尊敬,但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推荐阅读:

2016的留学行业,资本热表象所掩盖的惨淡内里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